校园文学
文学频道
校园新鲜事

侧目观赏 www.hbhrlj.cn 镜中人

时间:2018-09-20 21:53:47 来源:华中农业大学 作者:李晓

点击:169 字号:+   -

我进入一个悠长的梦境。

莫小可提着行李站在我面前的时候,有种恍如隔世的感觉。我们,似乎约了很久,买好的火车票因为补课退订,定好的房间因为离车站太远退订,与其说是想念,不如说为了避免相遇时的窘迫。

“我以为一个人出远门,会很害怕,结果刚上车就犯困。睡到半夜踢到一个东西,发现座位下面睡着一个中年大叔?!迸⒑苄朔?,中学毕业后,我们再没有所谓的“同床共枕”过了?!俺ね玖谐刀颊庋?,春运的时候没挤得‘金鸡独立’就不错了”,我听着她连珠炮似的讲述回应道。

莫小可是我爸妈喜欢的女孩子,别误会,我们是朋友。相识的细节,两个人都忘了,唯一可以肯定的是,那时候,“闺蜜”两个字还未像现在这样普及。莫小可是典型的“别人家的孩子”,自理能力和社交能力都是一流的,当我还宅在家里看故事书的时候,她就已经跟手饰厂的老板娘聊得火热了,经常豪气地用少得可怜的薪水给我买一堆零食。虽然母亲常常痛心疾首地看着我在沙发上的鬼样子,一口一个“你看看人家”,但我和莫小可,从未红过脸吵过架。许是臭味相投的缘故,很多时候,她就像姐姐一样,包容着我的脾气。

“我很好奇,你为什么不爱说话了呢?”莫小可回过头来问。

“我需要适应,到了一个陌生的环境,就会有种莫名的疏离感?!?/p>

“你以前不是玩得挺开的吗?朋友护着,老师宠着,想我文科班的经常读到一个理科生的作文,鬼知道我有多羡慕,又有多自豪?!?/p>

“你知道‘大片级诅咒’吗?当一群人无微不至,你会不自觉地会把下一批人跟他们比较。以前像在花室里面,有人鞍前马后拿着花肥且等着,现在突然被扔在田间地头上,总归要矫情一下?!?/p>

“怀旧不好,不要老是怀旧。哎,你别说,我到现在都记得你们语文老师的火爆脾气,哇…”

“林老师吗?最著名的那句,‘《蜀道难》都背不过,出门撞树去吧’”,“对对,就是这句”,莫小可笑得四仰八叉。

高考最后一百天冲刺,数学题做到麻木,那时候的我,早已不知道压力为何物,只是上课的时候,眼泪不停歇地往下流。晚自习的时候,莫小可经常风风火火地从一楼跑到四楼,陪我到天台吹风,有时候还会顺走我几包辣条。

“说说你吧?!?/p>

“我?前几天兼职的时候遇到一个小学妹,看她新来,就想带带她,语重心长地告诉人家,如果店长说你哪做的不好,你就腿脚勤快一点…”

“然后呢?

“学妹现在混得比我好”,“噗”,我很不厚道地笑了出来。有人说,朋友间最好的安慰,是笑着对她说,“你哭个屁呀,你看,我比你还惨”,但放到我跟穆小可身上,明显是互相撒盐的状态。有些故作高深的人生哲理,教给别人时一套一套的,放到自己身上,往往不是特别受用。

“前几天重感冒,我长这么大第一次知道自己晕针,后来医生问我,是不是心脏不太好…然后我就想到你生活的地方逛逛…”穆小可若有所思地说道,“屁,瞎矫情”,我简短有力的话成功地打断了她的煽情。深陷迷惘的年青人,都有一种通?。阂郧暗氖焙?,总想着以后,然后想着想着,把自己带进了一个黑洞里。

“后来呢?”

“后来干脆就不想了,想不通的事情,那就先做了再说,只要不是太出格…”就像刚进校园时高唱着《葫芦娃》,无知无畏的我们,从来没想过会有一天沉静下来写文章、带小干;就像以前挣扎着、反抗着气得老师咬牙切齿的时候,从来没有想过他会拿起酒杯让我们学着互相理解包容:生活中的变数很多,往往不是光靠想就能想通的,但正是这些回不去的、留不下的,却都成了青春时节最难以忘怀的印记。

莫小可于我,更像是亲人。当我们一起抢被子、轧马路的时候,我一度以为再也找不到这么好的人了,便会转过头来,打趣地说道,“你耽误了我的一树桃花”,这厮一脸虔诚地举起三根手指说,“你放心,我一定不会让自己砸在你手里”。

夜深了,你所在的城市,有人悲伤,有人彷徨,有人明明醉了,还要接着转下一??;这个城市,有人奋斗,有人坚强,有人转身走了,杯中的茶还未凉。不过我依然很庆幸,我最喜欢的朋友,也是我爸妈喜欢的女孩子,坐了十三个小时的绿皮硬座,陪我在街头游荡。

华中农业大学文法学院法学系李晓供稿

责任编辑:高永锋

  •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

   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

    1979年,中国开始整理“五四”遗事,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。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“五四”一代幸存者,开始被邀请出来,重述往事。舒衡......

校园文学
校园全能高手 |