校园文学
新闻中心
2018全国大学生手机摄影大赛

侧目观赏 www.hbhrlj.cn 51岁"高考钉子户"第22次赴考:上大学是精神支柱

时间:2018-06-07 13:03:00 来源:澎湃新闻 作者:澎湃新闻

点击:1533 评论:0 字号:+   -

51岁

今天(6月7日),51岁的“高考钉子户”梁实将再次走入高考考场。这已是他人生第22场高考。

1983年,梁实首次参加高考。16岁的他落榜后连上三年补习班,依然没有考上大学。随后梁实一边工作,一边备战高考,直到1991年因高考年龄限制而停止。

2001年,获悉教育部取消了考生报考普通高校年龄及婚姻状况的限制,梁实又开始积极备考,断断续续,至今已是第22次尝试。

7df3e57c2479f65be69ad3c70c0254a3.jpg

6日上午,梁实告诉澎湃新闻自己正在背文科的古诗词。因为去年考分不理想,挺受打击,从去年9月他就开始常去熟悉的茶馆复习。学习之余,梁实也需要一直照顾着自己的建材生意,维持生计,多少分散了他复习的精力。

2016年,梁实的成绩达到历史最佳,终于站上了二本线,但仍然没达到他向往的专业。此前,梁实的目标一直是四川大学数学系。经过去年的“滑铁卢”,他调整了目标,觉得“二本一类学校都可以接受”,今年希望报考的是经济管理、市场营销等相关专业,“因为我平时做生意,想学一点经济方面的内容,说不定有用?!?/p>

不过,家人并不看好梁实这份二十多载的坚持,觉得他“肯定考不上”,与其在这个地方做无用功,还不如“喝清茶”。但梁实对高考依然抱有热忱。他说,高考是自己的理想和精神支柱,“在我们那个年代,大学的吸引力比现在要强得多,想上大学的欲望是非常强烈的。如果老是考不上,我就觉得精神上缺了一块,即使每天吃好的、穿好的,人也高兴不起来?!?/p>

临近6月的这段日子,梁实说,自己几乎每天都泡在茶馆里复习,但今年不知怎么的,内心格外有些紧张的情绪, “今年我的期望值比较高,再加上考的时间太长了,想把这个事情结束了?!闭饬教焖胍咕突嵝压?,以为考试就是今天,“醒来一看时间还早,很焦躁”。

他总结自己今年依然在考试的原因——缺少了些考试训练,“很多题我一看就清楚了,就觉得没必要做,但是一到考试就出问题。我对这些题都是理解的,只是题量过大,没有思考的时间?!?/p>

梁实对考试还是表示出信心,“每次考试我还是满怀信心的,觉得还是掌握得可以?!敝皇?,他笑笑又说,如果今年依旧没有考上,明年无论如何要改变“只看不做”的学习方式。 “说句老实话,没有什么理由来重复这个过程。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一种折磨,对高考的准备绝对不是一个愉快的事情?!?/p>

【对话】

澎湃新闻:今年备考得怎么样?

梁实:感觉比往年好一些,毕竟又经过了一年。

澎湃新闻:大概从什么时候开始复习的?

梁实:从去年9月份就开始了,因为去年考得很差,也不服气。年前相对来说松散一些,因为还有很多事情要处理,年后就比较正规(在复习)了。以前我是不动笔的,今年那些答案有的我看懂了也多多少少会动笔抄个手熟。

澎湃新闻:现在家里人对你一直参加考试这件事怎么看的?

梁实:他们都没话讲了,想拦我也拦不住。在他们看来我考试肯定考不上的,与其在这个地方做无用功,还不如利用这个时间“喝清茶”,休闲一点。

澎湃新闻:这些年成绩一直徘徊在400多分,觉得是差在了哪一块?

梁实:差在训练。因为高考就是在规定的时间做规定的题量,现在的考试的题量比以前大很多,尤其是理综,我看到那么多题简直没有思考的时间。那些压轴题难吗?我感觉还真是并不难,就是我答题的时候思考时间太少,所以考下来就一塌糊涂。

澎湃新闻:有没有考虑过参加复读班,效率会高一些?

梁实:复读班我以前也上过,讲的那些知识我感觉都懂,所以坐在那个地方也没必要。其实复读班对我最有用的就是最后那一个月,因为每个学校都有几次模拟考嘛,那种节奏和氛围的训练很重要。但我去年去学??剂思复?,好像心里也没底,学??赡芤膊辉敢獬宕淌焙蚴杖税?。

澎湃新闻:对于每年都准备高考、参加高考这事,你是什么心情?

梁实:肯定不开心呀。去年6月22号那天查分,一晚上没有睡着,我简直恨不得这个考试还没进行,巴不得重新来过,才考三百多分,把我气伤心了。本来去年考下来之后我估分大概有个四百七八,超过二本线四十分左右,但是分数下来才三百九十多分,把我都搞懵了,都不敢相信,但是没办法,分数就是在那个地方摆着,只有接受。

澎湃新闻:考了那么多次,有人觉得你并没有足够认真对待,所以一直止步不前。你觉得自己是不是还不够用心?

梁实:我也看了网上对我的质疑,对这些声音我的态度是一笑而过,不把它当回事儿。因为我的努力是这样的:看到这道题的时候,我一看就清楚了,很多时候就觉得没必要做,但每次考试这种做法就要出问题。有个实际问题确实是我这个人就是不想动笔,看一天东西没关系,但要动笔写两个小时我就觉得腰酸背痛不想写。

你说为什么这么多次失败后,我还不放弃,因为我觉得上个重点本科应该是件轻松的事。我看那些题,要考个五百多分哪里难呢,所以每年我都不愿意放弃,我就相信下一次肯定能录取。说这个话我还是有底气的。在我看来,这些所谓的压轴题好像也不是说不能做,我好像还是能够得分,所以感觉涨个一两百分也是顺理成章的事,感觉我就是会做不会考。

澎湃新闻:是不是毅力上的问题?

梁实:好像就是习惯的问题,因为我这个人从小就不爱做作业,小学、初中、高中,学校里每次检查作业肯定有我。

澎湃新闻:这么多次了,去参加高考的时候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情?

梁实:每次考试我还是满怀信心的,觉得掌握得可以。有一点焦虑是肯定的,不要看我表面上笑嘻嘻,无忧无虑,随意的样子,其实不是。内心来讲还是有一点紧张的。今年尤其突出,去年考得不好,打击有点大,今年我的期望值比较高,再加上考的时间太长了,想把这个事情结束了。这几天晚上都是睡到中途就醒了。突然之间觉得迟到了,好像考试就是今天的样子,醒来一看时间还早。很焦躁。

澎湃新闻:今年想把这件事情结束掉?

梁实:肯定想啊,每年我都想。假设我明年还要考,我还要在这个茶馆坐上365天,每天看别人出去玩,我都没办法,只有坐在这个茶楼拿本书看。三天五天还可以,365天好惨,谁不想结束啊。

澎湃新闻:现在对你来说,高考的意义有没有变化?

梁实:怎么说呢,我把人生的幸福分成两类,一类是物质的,一类是精神的。我的人生,如果说老是考不上大学,即使每天吃好的、穿好的,我也觉得缺失一大块,人还是不怎么高兴地起来。上大学对我来说是很大的一个精神支柱。

大学在我们那个年代,吸引力比起现在大学对学生的要强多了,所以那个时候对于上大学的欲望非常强烈,虽然时代是不一样了,但是我(身上)这个烙印还是比较深,想上大学的欲望一直没有消退。

澎湃新闻:有没有给自己一个限制,比如说考到几岁就不考了?

梁实:没有。假设今年如果还是没有中的话,明年无论如何要改变学习方式。下了不知道多少次的决心,但是这个问题老是解决不好。我的中学同学也对我说,必须要逼自己一下。改变一个习惯是一个痛苦的过程,要有吃苦的思想准备。我也想假如今年没考上,就继续用今年的复习资料把一些题练习一下,到了明年,相信百分百跑不掉。所以我的底线就是明年,明年之后就不考了,我所谓的不考就是没必要再考,就上了(指明年一定能考上)。说句老实话,没有什么理由来重复这个过程。在这个过程当中是一种折磨,对高考的准备绝对不是一个愉快的事情。

责任编辑:高永锋

  • 珠穆朗玛峰上那些尸体 如今成了一个个地标

    一个美国人如何打捞失落的五四记忆

    1979年,中国开始整理“五四”遗事,对这场六十年前的过往做重新评价。失语长达30年甚至更久的“五四”一代幸存者,开始被邀请出来,重述往事。舒衡......

中国大学生网评论【0人参与,0条评论】 登录 | 注册

高永锋
还没有评论,快来抢沙发吧!
校园文学
校园全能高手 |